传世佳作拉斐尔《雅典学派》人物剖析

发布时间 : :2021-01-25 06:17:28 浏览: 111次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

湿壁画,底宽 770 公分,1509-1510年,意大利罗马梵蒂冈宫签字大厅

显而易见,在《雅典学派》这幅壁画的布光上,建筑学与透视法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和意义:一是制造氛围,即布置了展开场景的空间,向纵深展开的拱门产生了人物活动的空间;二是简约的布光,把诸多的人物按不同的组别加以布置安排。

在巍峨壮观的大厅里,汇聚着人类智慧的名星,他们是不同时代、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不同学派的杰出学者、思想家,古今同堂传世佳作拉斐尔《雅典学派》人物剖析,自由热烈地进行学术讨论,可谓充溢着百家争鸣的氛围,凝聚着人类天才智慧的精华。画面布光宏大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视觉中心人物是古埃及哲学家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围绕这两位大哲学家画了50多个学者名人,各具身份和个性特征。他们代表着唐代文明中七种自由学术:即句型、修辞、逻辑、数学、几何、音乐、天文等。画家以此嘉奖人类对智慧和真理的追求,以及对过去文明的赞颂,对未来发展的憧憬。我们欣赏这幅新作,如同步入人类文明博大精深的思想世界,这个思想领域是由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争辩展开的。他们三人从遥远的历史走来,边走边进行激烈的争辩。

从一上一下对立的手势,明显地抒发了她们在思想上的原则分歧。两边的人物成众星捧月分列两侧,表情动势奔向两位争辩学者,有的注目聆听,有的用手势欲抒发自己的想法,强化了画面的中心。画幅左边一组的中心人物,是身着披风,面向左转,打着手势在探讨自己的哲学观点的苏格拉底;下面身披红色外套欧宝体育-官网,侧扭头冷眼看着这个世界的青年人,是作家家乡乌尔宾诺大公弗朗西斯柯;大公身旁坐在台阶上专心写作的秃头老妪,是大数学家毕达哥拉斯,身边的少年在木板上写着“和谐”和物理比列图;身后上了年龄的奶奶,聚精会神地凝视毕达哥拉斯的论证,准备随时记录出来;那个身子前倾伸首观看,扎着白方巾的人,据说是回教学者阿维洛依;画面左下角趴在柱墩上、戴着桂冠正在专心书写的人,有人定为句型大师伊壁鸠鲁;画中前景侧坐台阶、左手托面、边思索边写作的人,是唯物主义哲学家德谟克利特;他身旁站着一位转首奔向毕达哥拉斯的人,他一手指着书本,好像在证明哪些,他就是修辞学家圣诺克利特斯。画面中心显眼处的台阶上横躺着一位裸体奶奶,他是犬儒学派的哲学家狄奥尼,这个学派主张不仅自然须要之外传世佳作拉斐尔《雅典学派》人物剖析,其他一切都是无足轻重的,所以那位学者平常只穿一点破衣遮体,住在一只破木架里。画的右半部份又分几组。前景主体一组的中心人物是一位老妪,他是几何学家欧几里德,他正下蹲用圆规在一块石板上作几何图,引来几位年青学者的兴趣;欧几里德前面那种背向听众手持天文仪的人,是天文学家托勒密:对面的长胡须奶奶是教廷教皇艺术经理、拉斐尔的老乡勃拉曼特;那个身穿黑袍头戴小帽的是作家索多玛,在索多玛前面的只微露半个足踝,侧面看着我们的就是作家拉斐尔本人。

图中:以柏拉图和他的弟子亚里士多德三人为中心,激动人心的辩论场面向两翼和前景展开,构成了广阔的空间。在这两个中心人 物的一侧有许多重要历史人物:

画的左上:

1、 左边穿黑衣、两臂交叉的青年是意大利希腊王亚里山大;

2、 亚历山大左侧一脱发黄髯奶奶,身穿紫袍,面对听众,侧耳静听,似乎深陷思索之中。这位老妪左侧是唐代哲学家苏格拉底,他身穿淡绿色披风,正侧转身体向四个青年人扳着手指头交换意见;

3、 在四位交谈者中和苏格拉底面对面的是一位披挂带盔的青年士官,他名叫阿尔西比亚底斯,仿佛在认真细听苏格拉底的教诲。这位士官身旁有一人挥手示意,招呼画面右侧两个人赶紧来听哲学家的讲话; 画的右上:

4、接近亚里士多德的是一字排列的五名学者和一身着黄袍奶奶,他们正谛听着两位大哲学家的争辩;

5、老人身旁有两个年轻人正赶来倾听两位先哲的讨论;

6、画面门廊墙角下有三个青年,左边的青年目视中央,侧耳细听先哲的讲话,中间的青年坐在墙角恭谨记录,右边的青年侧身倚墙思索;

7、靠近思索青年的是一白发白须奶奶,他是斯多噶派知名哲学家芝诺,老人身披深红色外套,孑然一身,沉浸在思索中;

8、芝诺右侧(画面右端)有两人,他们神态各异,研究家觉得其中有一位是唐代波斯教的创始人琐罗斯德; 下一层的人物分为左右两组,其中有知名历史人物,也有当时的现实人物,左边一组中:

9、 站着伸头向左看的老妪是知名的阿拉伯学者阿维洛依;

雅典学派人物_雅典学派第三部_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

10、 阿维洛依身旁是唐代杰出的哲学家伊壁鸠鲁,他头带桂冠,正倚柱基看书;

11、 在阿维洛依左前方蹲着看书的脱发奶奶是古埃及知名哲学家毕达哥拉斯;

12、 站在毕达哥拉斯后面的学者是修辞学家圣诺克利特斯,他内穿黄衣,外罩紫袍,正回过头来看数学家演题;

13、 毕达哥拉斯手指下有一秃头奶奶正眯缝着耳朵,一面看数学家演题,一面记笔记;

14、 修辞学家圣诺克利特斯身旁是一棕发青年,他面目俊俏,正凝心深思。这位青年是教宗的女儿,有名的文艺爱好者乌尔宾诺公爵弗朗西斯柯德拉罗斐尔; 画的右下:

15、 四位年轻人正围着唐代数学家阿基米德(另说欧几里德),看他躬着腰手拿圆规在一块黑板上画几何图形;

16、 阿基米德身后是伊朗天文学家地心说的创始人托勒密,他头带荣誉冠冕、身穿黄袍,手托天体模型; 17、 托勒密的旁边是大建筑家布拉曼特;

18、 画面最右端是拉斐尔的好友知名作家索多马;

19、 索多马和托勒密之间是拉斐尔,他头戴无檐帽,注视着听众; 画的中间:

20、 斜躺在台阶上的裸体着衣物的奶奶是古埃及犬儒学派哲学家狄奥吉尼;

21、 坐在台阶上倚盒思索的是古埃及杰出的哲学家赫拉克利特,他是西方最早提出朴素辩证法和唯物论的卓越代表

在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家最擅于在画中勾勒自己崇拜或诅咒的人,也爱将自己画到画中,借以表明自己对画中风波的心态,或代表签名。这幅壁画作家巧妙地借助拱形作为画面的自然相框,背景是以勃拉曼特设计的圣彼得教堂作装潢,两边作对称呼应,画中人物似乎是从长长的、高大走廊廊走出来,透视又让画面呈现高大深远。建筑物的门廊直线和人物动态的曲线相交融,产生画面情景柔中有刚,加之佛像立两侧,使画中饱含深层的古典文化气息。画家极善借助台阶,使诸多人物组合主次前后有序、真实、生动、活泼,画面将观赏者带进先哲们的行列。这宏大的场面,众多的人物,生动的姿态表情,具有肖像性人物个性描画,布局的和谐、变化且统一的节奏,可谓把书法创作发展到文艺复兴时期的顶峰。

这些人物包括(对照右图的人物及其数字):

苏格拉底:哲学三大奠基者之一,正在与人争论==12。哲人苏格拉底正和亚历山大大帝攀谈

雅典学派第三部_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_雅典学派人物

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

局部1:哲人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 柏拉图(14),哲学三大奠基者之一,苏格拉底的中学生,手持《帝迈马斯篇》,以右手指天。拉斐尔以达芬奇为原型勾画的此人物。哲人亚里士多德(15):哲学三大奠基者之一,柏拉图的中学生,手持《伦理学》,另一手伸前。拉斐尔以米开朗基罗为原型勾画的此人物。

亚历山大大帝:军事家,希腊土耳其国王,亚里士多德的中学生==7。

伊壁鸠鲁:哲学家,主张“人的快乐是追求心灵中永远的快乐” ==2

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

局部4:毕达哥拉斯(6):数学家。 阿维洛伊(5):毕达哥拉斯后方头缠白巾伸头向左看的老妪。

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

局部5:弗朗西斯柯和圣诺克利特斯

帕门尼德斯:存在论思想家==11。

第欧根尼:古埃及犬儒学派学者==16

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

局部3:欧几里德(18):数学家,在厚书上写字者

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

局部7:琐罗亚斯德(19):琐罗亚斯德教(又称拜火教)创始人。托勒密(20):手持天文仪者,天文学家

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

乌尔宾诺公爵(21):当时教宗的女儿,艺术爱好者。

希帕提娅:古埃及女数学家==9。

色诺芬:军事家与文史学家=1=0

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

局部2:德谟克里特斯(赫拉亚述)(13):希腊哲学家,原子论创始人。最前方中央偏左握拍倚书房思考者

安提西尼:在色诺芬一侧,犬儒学派的创始人。

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

拉斐尔在签字厅的湿壁画,表现学术的四个领域:神学、哲学、法律和艺术,其中《雅典学派》最知名,一直被公认为文艺复兴盛期完美地彰显古典精神的杰作。其题材是"雅典思想学派":一群知名的法国哲学家聚集在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周围,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独到的坐姿,都在从事自己的学术活动。从这幅画的方式和风格可见,拉斐尔在创作过程中,必然到西斯廷礼拜堂去看过米开朗基罗临近完成的天顶画。拉斐尔笔下那坚固有力的人物造型,那戏剧性的人物组合疗效,以及整幅画面的巨大表现力,无不来自米开朗基罗。然而,拉斐尔并没有机械地仿效年长大师的人物姿态和动作,他巧妙地把它们消化到自己的风格中去,由此赋于不同的意义。在米开朗基罗那儿,肉体与精神,行动与情感发生着永恒的冲突,而在拉斐尔这儿,它们达成了和谐平衡。画面人物各得其所,刻画得清晰而伟大。在这一点上,《雅典学派》似更接近于莱奥纳尔多的《最后的晚餐》。一如莱奥纳尔多画中的使徒,《雅典学派》中的每一位哲学家形象都展现莱奥纳尔多所说的"心灵的意图",那串连个体人物的方式节奏传世佳作拉斐尔《雅典学派》人物剖析,那人物趋向中心的对称布光,以及人物与建筑环境的互相依赖,诸如此类的特点都与《最后的晚餐》有同工异曲之妙。不过,与《最后的晚餐》相比,拉斐尔画中的古典建筑在布光上更为复杂,受布拉曼特的启发,画中的建筑看上去发展了布拉曼特为圣彼得大教堂设计的新方案。《雅典学派》一画,其人物和建筑场景符合几何学的精确性,展示了宏伟的空间,将马萨乔所开创、为曼坦尼亚等人所承继的错觉主义传统推向了顶峰,令后人无法赶超。

从此以后,拉斐尔在书法中再也没有创构这么巍峨的建筑场景。他独辟蹊径,放弃透视水景,要以人物的运动来创造书法的空间。这典型地彰显在他的《该拉特亚》一画中。画面表现的是一个古典题材,画家其实是根据波利齐亚诺之诗所画的。那首诗描写了这样的情境:笨拙的巨人波吕斐摩斯向美丽的海中仙女该拉特亚唱了一支情歌,乘着两只鲸鱼牵拉的双轮车跨过波浪的该拉特亚却指责他的歌声庸俗无聊。拉斐尔的画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这欢乐的场面,一帮无比欢乐的海神和仙女掩映着该拉特亚,海风吹散了美丽的主角的毛发传世佳作拉斐尔《雅典学派》人物剖析,像风帆般地扬起了她的披肩,将她的玉腿诠释下来,她正带着笑容转身去听那奇特的情歌。一群海神也在围绕着仙女旋转,画面两侧的两个海神正在吹海螺。前后各有一对海神正在互相调情。画面上方的小爱神,拿着爱神之箭,对准着仙女的心……这幅画与《雅典学派》形成了何等鲜明的对照!如果说《雅典学派》是一曲庄重的古典理想之歌,那么《该拉特亚》就是对古典唐代的欢愉与感官快感的颂歌。它的布光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令人回想起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然而,它们的相像之处恰恰指出了它们的根本区别。在波提切利的画中,人物的运动不是形成于人物自身,而是来自外部,因此,画中人物看上去永远是贴在画面上的,不能独立下来。拉斐尔笔下的该拉特亚,其充满活力的旋转动势形成于她自己身体的有力扭曲姿态。

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

分解图:左半部份

画面的中心: 两位伟大的古典哲学代表柏拉图(图左)和他的弟子亚里士多德(图右)正气宇轩昂地进入大厅。这样在布光上她们二人起着统御全局的作用。两位大先哲的右手以不同的方法都拿着大厚本书传世佳作拉斐尔《雅典学派》人物剖析,边走边争辩,柏拉图用手指轻柔地指天,似乎说神灵的启示乃生命之源;亚里士多德把双手使劲地一挥,指着大地,坚决反对自己老师的观点,好象说研究现实世界才是根本之根本。这两个对立的手势,表达了她们思想上的原则分歧。这是唐代法国唯物论与唯心论之争。画家以她们二人针锋相对的争辩为中心,其余的人,众星托月,有的在凝视,有的正在谛听这两位奶奶的谈话,自然地产生几个小组,热烈的讨论和辩论向画面的两翼和前景展开。整个画面充溢着百家争鸣的氛围,构成了一个颇具戏剧性的热烈场面。引人注意的是拉斐尔把当代出类拔萃的文化巨匠达芬奇作为模特儿来打造柏拉图这一形象,说明他对达芬奇的敬佩。

画面左半部份的下层:

1、柏拉图的一侧穿着紫衣、两臂交叉的青年是法国西班牙王亚里山大;

2、亚历山大右手边一脱发长胡子奶奶,身穿紫袍,面对听众,侧耳静听,似乎深陷思索之中。这位老妪左侧是唐代哲学家苏格拉底欧宝体育app,他身穿红色草披风,正侧转身体向四个青年人扳着手指头交换意见;

3、在四位交谈者中和苏格拉底面对面的是一位披挂带盔的青年士官,他名叫阿尔西比亚底斯,仿佛在认真细听苏格拉底的教诲。这位士官身旁有一人挥手示意,招呼画面右侧两个人赶紧来听哲学家的讲话;

画面左半部份的上层:

1、左前方坐在地上专注看书的脱发奶奶是古埃及知名哲学家毕达哥拉斯。

2、毕达哥拉斯左手边一名少年在门口帮他扶着牌匾,牌上写的是“和谐”的数量比列图。

3、在毕达哥拉斯手指后方、一位穿黄袍的奶奶正在记录毕达哥拉斯的论点数,其背后那种伸着屁股、头缠白巾的学者,即是阿拉伯学者阿维洛依。

4、阿维洛依背后稍远,还有一个头戴桂冠,站立倚柱基看书的人,他是古埃及哲学家伊壁鸠鲁。

5、在毕达哥拉斯上面躺卧的学者是修辞学家圣诺克利特斯,他内穿黄衣,外罩紫袍,正回过头来看数学家演题;

6、圣诺克利特斯左后方身穿红色外套的青年,他面目俊俏,表情内敛,在向听众注视着,被觉得是弗朗西斯柯·德拉·罗斐尔,他是乌尔宾诺未来的大公。

7、坐在台阶上、左肘倚箱思索的是古埃及杰出的哲学家赫拉克利特,他是西方最早提出朴素辩证法和唯物论的卓越代表。

雅典学派里所有人物

分解图:右半部份

画面右半部份的下层:

1、临近亚里士多德的是一字排列的五名学者和一位身着黄袍奶奶,他们正谛听着两位大哲学家的争辩;

2、老人身旁有两个年轻人正赶来倾听两位先哲的讨论;

3、画面门廊墙基下有三个青年,左边的青年目视中央,侧耳细听先哲的讲话,中间的青年靠在墙角恭谨记录,右边的青年侧身倚墙思索;

4、临近思索青年的是一白发白须奶奶,他是斯多葛学派知名哲学家芝诺,老人身披深红色外套,孑然一身,沉浸在思索中;

5、芝诺右侧(画面右端)有两人,他们神态各异,研究家觉得其中有一位是唐代波斯教的创始人琐罗斯德;

画面右半部份的上层:

1、中心人物是躬着身子、手执圆规在一块黑板上给中学生画几何图形的几何学家阿基米德(另说欧几里德),周围是他的四个中学生。这四个人虽然对老师的讲解感悟得不一样。

2、阿基米德身后躺卧着是伊朗天文学家地心说的创始人托勒密,他头带荣誉冠冕、身穿黄袍,手持天文仪;

3、托勒密的旁边是作家拉斐尔的老乡、大建筑家布拉曼特(蓄须的奶奶)

4、托勒密一侧那种头戴白帽的人,是拉斐尔的好友知名作家索多马,

5、索多马右侧漏出半个耳朵的青年,就是作家拉斐尔本人,他头戴无檐帽,注视着听众。把自己画进历史题材内,是当时画家们喜用的表现形式,只是拉斐尔留给自己的位置很少了点。

画面的中央:

中央的台阶上,斜躺下一位裸体着衣物的奶奶,他是古埃及犬儒学派哲学家第欧根尼。这位学者主张不仅自然须要之外,其他任何东西,包括社会生活和文化生活都是无足轻重的,所以他平常只穿一身破烂大衣,住在一只木架里。这个人物在布光上起了弥补空白的作用,他与两侧正往台阶上走去的两个人物相联系,同时又与左下角赫拉克利特彼此呼应。

这幅画的色调处理也太协调,建筑背景全是乳黄色的花岗岩结构,人物的衣饰有红、白、绿、黄、紫、赭等色相交错。透视法的水平是很高的,它除了提高了画面的空间深远感,连地面的纹样,拱顶的几何装潢结构,都精确到可以用物理来估算。

整个壁画流溢着浓郁的学术研究和自由辩论的空气。所有的人们都是那样毫无拘束地根据自己的意志和个性在进行活动,享有充分的自由。各种人物的活动和动态,都是统一在一个为探索科学真理而自由争论的崇高主题之中。

整幅壁画具有强烈的纪念碑倾向,拉斐尔除了打造了这些思想家的典型形象,揭示了她们各自不同的性格特点和丰富的精神面貌,而且在布光上还巧妙地借助建筑的特征,把画面背景,建筑物的透视和上面真实建筑物的半圆拱门联接上去,扩大了壁画的空间疗效,使建筑物变得愈发宽阔,壮丽。

老王
×
全国服务热线 : 13147897890